huang.jpg

 

黃文雄(英語姓名:Peter Huang,1937年10月2日-至今),1970年美國紐約市「四二四刺蔣案」的主角,並為國民黨政府海外黑名單解禁的最後一人。現任國際特赦組織台灣總會理事長、台灣人權促進會顧問、財團法人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董事長。曾任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亦曾任中華民國總統府國策顧問,專門負責和人權有關的議題。

早年事蹟

黃文雄1937年生於台灣新竹西門的林家大厝,外公是中國歷史名人林占梅的後代,父親則擔任過新竹自來水廠廠長。1950年代,中國國民黨為了安定政局,實施了大規模的掃匪行動,島內人人自危,許多匪諜因此被捕入獄。黃文雄的父親,一個親共的公務員,成為匪諜,當時美軍第七艦隊駐防,協助打擊共匪。

黃文雄自新竹中學畢業後,考上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服兵役時駐在馬祖外島東犬島(即東莒),退伍後於1963年曾經就讀政大新聞研究所一年,1964年獲得美國匹茲堡大學獎學金,到該校的社會學研究所就讀,1966年則轉到康乃爾大學社會研究所博士班,活躍於當時美國的反戰運動以及學生運動。

關於黃文雄早年的事蹟並無太多記錄,但大概能知道黃文雄是一個靦腆內向的人。

曾任台獨聯盟紐約支部支部長的吳木盛,在其自傳中這樣回憶他當時所認識的黃文雄:黃長得很帥,又瀟灑,又浪漫,還有一隻不離嘴的煙斗,加上那嬝嬝(sic)而上的黑煙,使人感覺他是用詩寫成的一個人。黃很恬靜,我記憶裡沒有他講過話的印象,他的聲音與聲調到現在對我而言還是陌生的。

刺蔣的計劃  

在1960年代的末期,台灣獨立組織在美國剛剛萌發不久,海外的台獨運動基本上還是以日本為基地。在得知蔣經國即將於1970年訪美的消息以後,賴文雄、鄭自才(黃文雄的妹夫)、黃文雄、黃晴美四個台獨聯盟的盟員暗中決定要對蔣有進一步的行動。

賴文雄在2000年的時候這樣回憶這個計劃的緣由:事實上,蔣經國要來美國之前,先去了日本, 當時我們很高興,心想在日本的同志一定會把他修理掉,我們就在等;然而他又平安回到台灣。原本我們認為,日本的同志在台灣獨立運動的歷史及時間上都比較久,在美國成立本部之前,我們一直都是受他們的領導,他們應該會有行動,所以當蔣經國平安回到台灣後,我們開始煩惱了,心想他來美國時,我們要怎麼辦?還 可以不做表示嗎?除了市議員投反對票外,一定要再進一步作秀……。

他們因此決定刺殺蔣經國,以這個行動來向國際社會表達自己一小撮人的心聲。因為他們在當預官時都學過用手槍,所以他們就買了兩、三支手槍去山上練習。賴文雄提議用抽籤的來決定由誰來開這一槍,黃文雄卻表示不用了,就由他來就好。因為黃文雄認為其為四人裡面唯一未婚、比較沒有家累牽掛的,因而他自願負責開槍

四二四刺蔣案

1970年4月18日,蔣介石的兒子,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應美國國務卿羅吉斯之邀,赴美做為期十天的訪問,以爭取美國政府對國民政府的援助。在蔣經國訪美之前,台獨聯盟主席蔡同榮即致函美國總統尼克森,要求其停止對台灣的援助,以便孤立台灣。4月18日蔣經國抵達洛杉磯時,台獨聯盟即揭開反對蔣經國訪美的示威遊行。20日蔣到達華盛頓郊外的安德魯軍用機場時,60位台獨盟員即手持「我們就是台灣」及「台灣要自決與自由」標語,並高喊口號。同日蔣經國要到白宮訪問尼克森總統時,華府地區台獨聯盟再到白宮前舉行第三次反蔣示威,並散發傳單表明:「台灣需要的是自由,不是軍援! 」。

4月24日,蔣經國到紐約市的廣場飯店,紐約區的台獨盟員再度舉行第四度示威遊行時 ,終於爆發黃文雄開槍刺蔣未遂被捕的怒吼。近中午時分,蔣經國的座車駛到紐約廣場大飯店(Hotel Plaza)參加美東工商協會的餐會,他在美國警察與其隨扈的護衛下登上石階,走向飯店旋轉門門口。

就在此時,當時為康乃爾大學博士生的黃文雄,突然從遊行隊伍跑出來,衝向蔣經國喊道:「我們是台灣,在這裡清算我們的血債冤讎!」黃文雄拔槍時,一位機警的美方人員迅速由下往上將黃文雄持槍的手托高,因此子彈於蔣經國頭上約20公分飛過,並沒有打到蔣經國,而是射向飯店的旋轉門。

黃文雄當場被制伏,被壓倒在地的黃文雄大喊:「讓我像台灣人般地站起來!」(Let me stand like a Taiwanese!)見狀上前搶救的鄭自才也被警棍擊倒在地,頭部流血受傷而被送到醫院急救。兩人在被押進美國警車時,仍一直高喊:「台灣獨立萬歲!

刺蔣案的後續發展與影響

黃文雄、鄭自才兩人被送到紐約市西第五十四街管區警局,並於4月29日被曼哈頓法院起訴。黃文雄被控殺人末遂、攜帶危險武器、妨害公務等。鄭自才被控幫助殺人末遂以及妨害公務。四二四刺蔣的槍聲,立即引起全世界對台灣獨立運動的注目,美國、日本 、歐洲、加拿大各地的電台與各大報紙均以頭條新聞大幅報導,同時也掀起海外台獨運動的高潮。為了救援黃文雄和鄭自才,海外同鄉設立「台灣人權訴訟基金」,各地發起救援募款,以籌措黃、鄭二人的保釋金20萬美元。終於在5月26日和7月8日分別將二人保釋出獄。

後來兩人棄保逃離美國,鄭自才前往瑞典尋求政治庇護,不過在1972年遭引渡回美國,並被判刑5年,在服刑8個月後獲得假釋,先後定居於瑞典與加拿大,1991年偷渡回台;黃文雄則從此未曾露面,一直到1996年春季經過26年的流亡才偷渡回台灣公開露面。

四二四刺蔣事件在台灣政治發展史上具有重要意義。

台灣史學者李筱峰曾經這樣評論過該案對台灣政治發展的影響:這次的刺殺行動雖然失敗了,蔣經國也果然在兩年後(1972.5.29)接掌行政院。不過,蔣經國在遇刺逃過一劫之後,心中盤踞著一個問題,他這樣問身邊的人:「台灣人為什麼要殺我?

蔣經國自從那一次遇刺之後,就沒有再出國。不過,正式主政的蔣經國,顯然較諸於五、六年代的政治有了不同的作風。最明顯的是,開始起用台籍政治精英,讓台籍人士嶄露頭角,而被稱為「本土化」的開始。…… 此外,整肅異己的政治案件雖然沒有在蔣經國主政後絕跡,不過數目顯然減少許多,而且處刑也較寬緩,不像五、六年代動輒就槍斃處決

前任國史館館長的台灣史學者張炎憲,則這樣評論該案在台灣歷史的地位:在台灣人長期反對外來政權統治的過程中,從日本時代到目前,可以說不斷有人在追求台灣獨立、台灣人能當家做主。我相信鄭自才、黃文雄在這個事件所表現的,正是台灣人的一種意志,一種對統治者的反抗,不管這個反抗成功或失敗,它都代表了當時一部分人的意志和想法。我想,他們那一代的人為此可說沒有白活,他們在歷史留下一個紀錄,表明了台灣人為什麼要反抗蔣經國?為什麼反抗國民黨?為什麼有這樣的主張?我想後來的人 都可藉此反省而把這些經驗變成台灣歷史文化的一部分。

回台灣重新推展人權運動

1996年4月,黃文雄以偷渡方式入境台灣,5月6日公開現身並發表聲明。偷渡入境的黃文雄後來雖被起訴,但勝訴而獲判無罪。

黃文雄聲稱反對中國將來民主的統一。他認為因應之道是「努力把民主化推廣到社會生活的其他領域」,尤其要「建立東方社會市民自我組織」,並表示「將投身台灣的社會運動」。黃文雄曾表示,他返台後花了半年的時間,深入瞭解台灣各地。他除了曾提出「台北≠台灣」的觀點外,也認為必須以人權、民主理念豐富台獨運動的內涵。因此,他選擇以人權運動作為他的主要工作目標。1998年1月,黃文雄當選為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

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由於陳水扁競選期間接受黃文雄的建議,在首次就職演說中列入有關人權政策與人權立法之文字,黃文雄辭去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委員之職,接受了陳水扁的邀請擔任總統府國策顧問。陳水扁後來並請黃文雄擔任外交部無任所大使、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委員,繼續為台灣及其他各國的人權運動奮鬥。

但是黃文雄發現,民進黨政府沒有積極推動人權政策,導致一些人權法案被「卡」在立法院;尤其是行政院與內政部提出「全民指紋建檔」一案,明顯侵犯民眾隱私權,甚至在無形之中預設全體台灣人民都是「預謀犯罪者」,加深了黃文雄對民進黨政府的不滿。2005年5月24日,黃文雄與台灣人權促進會、中國人權協會等人權團體合組拒按指紋524行動聯盟,公開反對行政院推行的「全民指紋建檔」計劃。2005年9月,針對「全民指紋建檔」一案,拒按指紋524行動聯盟向法院提出「暫時處分」和「釋憲官司」。2005年10月,黃文雄辭去國策顧問職位,轉任台灣人權促進會顧問。

2006年12月4日,黃文雄在台灣綠黨網站發表〈我為甚麼支持綠黨?〉一文,公開表態支持台灣綠黨,並批評泛藍與泛綠關懷的議題主要侷限於國家認同與省籍差異,而非公共議題。

huang.jpg黃文雄:我的一顆子彈改變了歷史~

IMG_6074_resize.JPG鄭自才:不要忘了還有我!

 

(從維基百科及youtube轉載)

 

創作者介紹

臺灣國-Republic of Taiwan

TAIWANG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