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36-3b.jpg

傅雲欽(1954年-),台灣律師,建國廣場負責人,政治評論人,台灣獨立的理論研究者及運動者。

簡歷

傅雲欽出生於桃園縣,居住於台北市,臺北市立成功高級中學畢業,臺灣大學法律學系畢業、 法律研究所碩士班研究。自1977年中壢事件後,傅雲欽就開始參與黨外運動及後來的台獨運動。1979年春,他在中壢事件的辯護律師張德銘的法律事務所擔任法律助理。1982年春,在江鵬堅、謝長廷、郭吉仁、尤英夫、林世華、廖健男等律師合辦的「世紀法律事務所」擔任法律助理。1983年,公務人員高等考試及格。1987年,律師高等考試及格。曾任蘇建和案被告蘇建和的偵查階段及第一審的辯護律師。

傅雲欽自稱「台獨的真實信徒(true believer)」、「硬頸的台灣牛」,從年輕時就拒絕加入中國國民黨,迄今無任何黨籍。常公開說,他從未於選舉時投票給中國國民黨候選人他曾力挺民進黨但民進黨於1990年代開始吃到中華民國體制內的甜頭、「樂不思獨」之後,他對民進黨失望透頂,開始痛加批判民進黨

1993年,地下電台蔚為風潮時,傅雲欽開始在「全民電台」、「TNT寶島新聲電台」、「綠色和平電台」等電台主持節目,啟蒙臺灣意識。1995年,與林山田、葉國興、葉博文、卓榮德等人創立建國廣場(與建國會、建國黨不同,早於後二者),每星期六晚間在台北市政府大樓旁邊舉辦民眾講台,宣揚台獨理念,連續一年多,共舉辦 75場。

1996年,建國廣場因原負責人林山田轉往參與建國黨的創立,傅雲欽接任建國廣場負責人;建國廣場並於同年附設廣播電台,持續播音至今。林山田籌組建國黨時,曾問傅雲欽是否願意加入建國黨;傅雲欽答覆,建國廣場是一個社運團體,建國黨是一個政黨,兩者性質不同,而他想讓建國廣場繼續運作下去,所以他不想加入建國黨

1997年民進黨的陳水扁任職台北市長期間,台北市政府配合台北市議會醞釀通過台北市議員「自肥條款」時,傅雲欽率領民眾抗議,蛋洗台北市政府大樓與台北市議會大樓,使自肥案不能成案。2001年11月29日下午,傅雲欽率領民眾到新黨立 法委員候選人馮滬祥競選總部前,高喊「一豬兩吃救台灣」,當場宰殺道具豬頭、焚燒五星旗,以反制馮滬祥「一國兩制救台灣」的主張

政論

關於台灣的現狀,傳統獨派認為台灣有自己的政府、土地、人民,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所以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但傅雲欽不同意這種看法他認為,台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被日本宣佈放棄後,又被中國以歸併的意思 (不只有受降的意思)佔有而台灣人民本身也同意,台灣就已屬於中國。後來,中共政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建立,國民黨政權(中華民國政府)撤守台灣,兩岸分區而治(一個國家,但有二個政府、二部憲法、二個國號、二面國旗),迄今未變 (見《中華民國憲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台灣目前只是處於事實上」(de facto) 獨立的狀態只有自決權,還沒有主權 因此不是一個國家台灣必須宣佈獨立國際公法上的一種行使自決權的法律行為),才能達成法理上」(de jure) 獨立擁有主權成為國家

他分析,《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第1條只提到國家的客觀要件,而沒有提到國家的主觀要件,導致很多人把 欠缺主觀要件的「事實上國家」(de facto state)誤認為國家,所以欠缺主觀要件的台灣被傳統獨派誤認是一個國家。他把自己定位為獨派中的「脫中獨立派」,「脫中」即「脫離中國」之意

傅雲欽特別強調,「宣佈獨立是足以改變台灣法律地位使台灣從非國家變成國家的舉措其性質是變法革命, 其效果是台灣現行法律體系中有關「台灣屬於中國」的條文(《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的前言、第九條、第11條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等)失其效力,而中國變成外國。

由此觀之,李登輝、陳水扁於擔任中華民國總統時,曾分別宣稱「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只是在陳述假想的事實或者說在表達理想、意願而已,並沒有變法革命、 改變現狀的意思及效果。台灣的法律體系中有關台灣屬於中國條文仍繼續有效。而且,李登輝、陳水扁也都隨後立即否認自己在搞台獨強調自己繼續捍衛中華民國的立場。可見上述李登輝、陳水扁的宣稱不是宣佈獨立

傳統獨派認為,主張台灣屬於中國,是陷台灣於險境。傳統獨派甚至舉辦「台灣主權地位國際研討會」,主張台灣已經有主權,台灣在法理上已經不是中國的 一部分。傅雲欽駁稱,認定台灣屬於中國,是陳述事實,不是表達。意願;面對「台灣人民沒有自己的國家」的殘酷事實,才會激發台灣人民「建國保台」的心防

傳統獨派讓一般民眾誤以為台灣已是國家,有主權保護,以致鬆懈於建國大業,這才是陷台灣於險境;傳統獨派舉辦「台灣主權地位國際研討會」,還請來了前美國副總統辦公室亞洲安全顧問葉望輝(Stephen J. Yates)等外國學者專家,但此類研討會的本質只不過是「請一些外國和尚來給膽小的台灣傳統獨派灌迷湯」而已。

傅雲欽對主張「台灣為美國屬地,一直由美國軍事佔領中」的「美屬論非常反感。他說「美屬論」者抓住《舊金山和約》等歷史文件中的隻字片語,作機械式 的解讀、演 繹,自以為「發現新大陸的新屬地」。其實,他們是瞎子摸象、以管窺天,忽視了其他歷史上重要的環節:如中國的意思及作為、台灣人民的意思及作為, 以及美國的意思及作為。其論述可說「閉門造車、異想天開、自摸自爽」而已,經不起考驗。

關於台獨的方法,傅雲欽認為,用民主的方法,充其量只能取得政權(如陳水扁執政八年),難以獨立建國蓋民主的方法,如集會、討論、投票,是承平時期的制度

獨立建國則是驚天動地,戰雲密佈,甚至兵荒馬亂(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武力威脅)的非常狀態。除非有外力干涉(如聯合國維和部隊進駐),否則想用承平時期的公投或制憲,完成獨立建 國的非常任務,簡直是緣木求魚

何況,「民不可與慮始,祇可與樂成」(出自《史記·商君列傳》);一般大眾大多不願冒險犯難,只想坐享其成。加上,台灣人民長期被外來政權統治,養成奴性唯命是從不知出頭天,作主人」為何物。因此,縱使舉辦台獨的公投或制憲,台灣人民也會因怯於承擔後果,而不敢投贊成票

參酌公元前 359年中國的秦孝公、1804年法國的拿破崙、1868年日本的明治天皇、1933年德國的希特勒等人合法執政之後,變法革命的 先例,關於台灣獨立的方法,傅雲欽提出獨特的見解,即「執政革命論」。

此論的重點是: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台獨運動需要茂才異等的的強人來領導。台獨強人領導台獨勢力,合法取得政權,掌握三軍之後,於適當的時機,出其不意,宣佈獨立,廢憲建國。宣佈獨立之際,為因應台灣內部舊勢力頑抗及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武力威脅的緊急狀態,可同時宣佈戒嚴。俟局勢穩定,危機解除之後,再解嚴,舉辦追認性的公投或新國家公職人員的大選。

傅雲欽堅信只要台灣人民有不惜一戰的決心,中國不會因台獨而動武因為獨立不是對立,甚至對中國有利中國沒有併吞台灣,只是少吃一塊肉而已為了併吞台灣而動武,兩敗俱傷,中國也會失去一條腿中國不可能為了吃一塊肉而失去一條腿。何況,美國一向堅持「台灣問題必須和平解決」。所謂「和平解決」就是:即使台獨,也反對中國動武。中國考慮到美國的立場,應會三思

對陳水扁於其總統任內各項弊案(國務機要費案、扁家海外洗錢案等)發生後高唱台獨的行徑,傅雲欽嗤之以鼻。他認為,陳水扁是「不統不獨」、「可統可獨」的投機政客; 他於弊案發生後高唱台獨,只不過把台獨當成工具在耍而已。他警告,如果繼續放任如陳水扁之流的投機政客耍弄台獨運動,台獨運動會被他們「帶衰」(台灣闽南話、客家話,「連累」之意)。他將那些盲目支持陳水扁的人稱為「扁蟲」,痛批:「扁蟲不滅,台獨無望。」

傅雲欽創用了一些有台獨意識的用語,如「中華民區總管」、「樂不思獨」、「我無奈生為中國人」、「台灣牛望台灣國對人彈琴」、「我爭故我在」、「求 和不如備戰」、「一豬兩吃救台灣」、「敢哭敢跪,榮華富貴」、「選舉無師傅,用嘴騙就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已在享受」、「含怒不投票」、「日久故鄉 變他鄉」、「古今台外」、「哀莫大於心不死」、「客家病」等。

語錄

2006

陳水扁,他自稱台灣之子。台灣人寵這個台灣子,這個台灣子卻不肖,吃定台灣人。」(〈戰鬥和建國是檢驗台灣政治人物的 標準〉,2006年8月28日)

施明德,有人說他是台灣的曼德拉,我看他比不上曼德拉的一根腳毛。」(〈戰鬥和建國是檢驗台灣政治人 物的標準〉,2006828

2007

笨蛋,關鍵在宣佈獨立!」(〈笨蛋,關鍵在宣佈獨立!〉,2007年5月27日)

「我們不能以美國賣武器給台灣,作為美國不承認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論據。這就像法律規定商店不能販賣香煙給小孩,但還是有些商店會違規。我們不能 以商店既然販賣香煙給某人,作為認定這個買煙人不是小孩的論據。」(〈三個公報中的acknowledge不是「認知」〉,2007年6月8日)

「台灣人民寧願被兩顆原子彈轟炸,也不要被中國政權壓榨。」(〈如果日本於戰後繼續統治台灣〉,2007年6月10日)

「宣佈獨立是台灣由事實上(de facto)獨立進一步達到法理上(de jure)獨立的不二法門。」(〈不宣佈獨立就中計了〉,2007年6月12日)

「台灣是主權的主體(國家),還是客體(某國的領土),須從其他事證判斷,無法單從『台灣的主權』一語的文法形式來加以判斷。」(〈台灣的主權≠ 台灣有主權〉,2007年6月14日)

「在探討台灣主權的歸屬時,我們不能忽視台灣人民同意中國佔領並擁有台灣的事實。我們甚至要重視這個事實,並認為這是論及台灣主權歸屬的關鍵所 在。不此之為,僅在一些歷史文件上咬文嚼字是沒有意義的。」(〈開羅宣言法律上不重要〉,2007年6月17日)

「沒有國家,哪有國民?哪有國民主權?因此,國家建立前,人民祇有『自決權』,沒有『主權』,更沒有『國民主權』。」(〈用自決權對抗中國的主 權〉,2007年6月17日)

「藝術固然無國界,但好的藝術作品都根植於本土文化。」(〈林懷民請息怒,台灣人要生氣〉,2007年7月17日)

「在一中憲法之下,說台灣屬於中國,並無不當。」(〈教育部違憲,宣佈獨立是解藥〉,2007年7月22日)

宣佈獨立是台灣脫離中國、獨立建國的不二法門。」(〈宣佈獨立才是法律抗衡〉,2007年7月24日)

「台灣要入聯,必先脫離(法理上)中國而獨立建國。」(〈二七五八號決議文決定了什麼?〉,2007年7月25日)

「全世界的國家都加入聯合國;台灣不是國家,故不能加入。」(〈要怪自己,別怪聯合國〉,2007年7月27日)

「外鬥之時內鬥,固然不好;但內部既有矛盾產生,就要對決化解,才不會養癰遺患。攘外要先安內。不懲罰扯後腿的『同志』,如何對付敵人?經得起內 鬥的團體,才能在外鬥獲勝。經不起內鬥的團體,結果因內亂而敗於外鬥,這是體質太差,而被天擇淘汰,理所當然。」(〈獨派不要怕內鬥,並要經得起內鬥〉,2007年8月12日)

國際社會是大欺小,強凌弱。小國像乖寶寶,越乖順,越示弱,遇到的紅線就越多,而且越靠近。小國像小辣椒,越辛辣,越示威,遇到的紅線就越少, 而且越遠離。」(〈寧做小辣椒,不當乖寶寶〉,2007年8月19日)

「抵制泛藍,警告泛綠。扶植獨派,取得政權。宣佈獨立,戒嚴備戰。陣痛過後,台灣新生。」(〈臺灣不能等〉,2007年8月27日)

「台灣人民願意維持『一中憲法』,將台灣歸屬於大中國,美國當然不可以承認台灣是獨立的國家,這樣才符合『民主與正義原則』。美國不顧台灣人民的 意願,霸王硬上弓的承認台灣是獨立的國家,才是違背『民主與正義原則』。」(〈所謂「美國應承認台灣國家現狀」的謬誤〉,2007年8月27日)

「一些離職的美國官員如波頓(John Bolton)、費浩偉(Harvey Feldman)等,在職時都堅守『一個中國』政策,不肯以官方身份說現在說的話;離職後成為民間人士,才大放厥詞,大灌台灣獨派的迷湯。一些獨派聽了高興得不得了。我看他們所言是別有用心。把他們的話當做一種學說,姑且聽之可也,不必高興,更不可輕信。」(〈所謂「美國應承認台灣國家現狀」的謬 誤〉,2007年8月27日)

「到處吃癟的人笑別人笨,是阿Q,是秀斗。走不出國際的台灣,卻笑中國和美國是大笨國,的確『不正常』。」(〈中國和美國是大笨國嗎?〉,2007年8月27日)

台灣人民雖也不少人想擁有以自己的國家,但卻不願為獨立建國付出代價,怕東怕西,畏首畏尾。結果,台灣人民及政府把中華民國體制當作台灣國,自慰自爽。」(〈美國無情傷害台灣嗎?〉,2007年9月11日)

「政治人物曾經參加過哪些政黨,是可受公評的事項,不是隱私。公佈其事,不算侵害隱私。如果國民黨是有聲譽的政黨,那麼讓民眾知道你曾經參加過, 又有什麼好怕人知道的呢?」(〈政治人物參加過國民黨,要讓人知道〉,2007年9月18日)

民進黨已執政七年多,不義的國民黨還在吃香喝辣。為什麼?因為這些民進黨政客很多以前也是國民黨員。他們本是同根生,都是一家人。期待民進黨來 實踐改朝換代的轉型正義,簡直是緣木求魚。」(〈政治人物參加過國民黨,要讓人知道〉,2007年9月18日)

「曾經看到書上說袁世凱稱帝不成,『羞憤而死』;現在則聽到謝長廷稱霸民進黨不順,『憂憤成疾』。袁世凱、謝長廷的共同錯誤是:低估激進派的力量。」(〈從「憂憤成疾」到「羞憤而 死」〉,2007年9月30日)

「車臣的建國烈士死後,有『黑寡婦』揹炸彈,繼承亡夫遺志,前仆後繼。台灣建國烈士鄭南榕死後,他的遺孀葉菊蘭竟然戴著鄭南榕的光環,混進鄭南榕所要推翻的外來政權體制內,吃香喝 辣,樂不思『獨』。」(〈葉菊蘭和蔡同榮〉,2007年10月1日)

「蔡同榮這個老台獨,已經七老八十了,還去割雙眼皮,還和馬英九一樣,赤身露體地秀他的身材。他是藝人還是政客,讓人搞不清楚。」(〈葉菊蘭和蔡同榮〉,2007年10月1日)

台灣獨立建國如果要靠葉菊蘭、蔡同榮這批人,我看免了,不如外包給車臣的黑寡婦或北愛共和軍來做好了。」(〈葉菊蘭和蔡同榮〉,2007年10 月1日)

「台灣還不是國家,沒有主權。台灣要宣佈獨立,才能成為國家,擁有主權。宣佈獨立是台灣獨立建國的核心,其他都是配套。」(〈團結支持無骨投機的民進爛黨?〉,2007年10月1日)

「為了爭取中間選民的票,只想當選而放棄理想的黨是『有奶便是娘』黨、勢力眼黨、投機黨。這種政黨執政也是一樣分贓享受、珠光寶氣、樂不思『獨』 而已,沒什麼小路用。」(〈團結支持無骨投機的民進爛黨?〉,2007年10月1日)

「台灣人民如果還要繼續被民進黨這個爛黨,陳水扁、謝長廷等這些爛政客綁架下去,不能自拔,動彈不得,真是『三好加一好,四好』。台灣人民要趕快 擁立第三勢力起來,取民進黨而代之,把民進黨、陳水扁、謝長廷等這些政治垃圾丟進歷史的垃圾桶中。」(〈團結支持無骨投機的民進爛黨?〉,2007年10 月1日)

「我主張台灣屬於中國(不論它的全稱是『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是全世界的共識,但中國本身也要同意這種主張,那我的主張才有一 點道理。如果連當事國中國都不認為台灣屬於中國,而我主張台灣屬於中國,不是有病嗎?」(〈美屬派要把台灣硬塞給美國,荒謬!〉,2007年10月2日)

「要為了台獨才有必要參與中華民區體制選舉。如果為了勝選而淡化台獨、迴避台獨,這就失去參與中華民區體制選舉的意義。這種綠營參選者,是綠營的叛徒,絕不可投他。」(〈答復陳──團結支持無骨投機的民進爛黨?〉,2007年10月12日)

「台獨是選舉的法寶,不是他扁的說是『票房毒藥』。」(〈答復陳──團結支持無骨投機的民進爛黨?〉,2007年10月12日)

「謝長廷淡化台獨,迴避台獨,主張不宣佈獨立,才是台灣歷史的罪人。」(〈答復chun──團結支持無骨投機的民進爛黨?〉,2007年10月 12日)

「民進黨不長進,就是有妳這種被他們套牢的人──不監督民進黨,整天在對他們喊『凍蒜』。」(〈答復chun──團結支持無骨投機的民進爛黨?〉,2007年10月12日)

「我不是所謂的『台獨大老』,一方面是我不夠老,一方面是我不夠番顛。我一天到晚都在批判那些『台獨大老』。」(〈答復chun──團結支持無骨 投機的民進爛黨?〉,2007年10月12日)

「批判泛藍,不表示民進黨不必(被)批判。」(〈民進黨真的在衝撞中國嗎?〉,2007年10月22日)

台灣沒有宣佈獨立,就不是國家,進不了聯合國。」(〈民進黨真的在衝撞中國嗎?〉,2007年10月22日)

要改變現狀,才算衝撞;無法改變現狀,算什麼衝撞?」(〈入聯公投與總管選舉〉,2007年10月22日)

如果國民黨的『返聯』是幻想,那民進黨不宣佈獨立的『入聯』是空想。」(〈入聯、羅文嘉和轉型正義〉,2007年10月26日)

「泛綠選民不被鬼混而不求長進的民進黨套牢,才算真正做主人。每次選舉都含淚投票的選民,是奴隸,不是主人。」(〈台聯應進一步推出總管候選 人〉,2007年10月30日)

「所謂『團結』不是大綠不擇手段吃小綠,整碗捧。大綠勾結泛藍份子,然後以團結之名,企圖消滅小綠時,小綠不能束手就擒,要勇於鬥爭。」(〈大欺 小,團結個屁!〉,2007年11月10日)

民進黨已國民黨化、中國化、腐化,不可寄以希望。」(〈黃適卓活該!〉,2007年11月10日)

「曹長青支持台獨。在對抗統派政黨方面,他站在民進黨這邊,固然正確;但在獨 派內部的論爭時,他就西瓜偎大邊,靠在民進黨或陳水扁總管的旁邊,對批判民進黨或陳總管的人猛開炮,盡說一些歪理。」(〈曹長青吃西瓜偎大邊〉,2007 年11月12日)

「民進黨和國民黨一樣,淡化台獨,迴避台獨,大談兩岸三通開放。選民進黨或選國民黨,差別何在?」(〈曹長青吃西瓜偎大邊〉,2007年11月 12日)

「傳統獨派的謬誤在於:長久以來把主觀的願望當作客觀的事實,自欺欺人,像『國王的新衣』故事中的大多數人一樣。我們像『國王的新衣』故事中的那 個天真的小孩,戳破傳統獨派的謊言。不過,『國王的新衣』故事中的大多數人被小孩戳醒了;我們戳傳統的獨派已十年之久,獨派卻仍不醒。」(〈叫醒傳統獨 派〉,2007年11月15日)

「叛徒比敵人可惡,應予嚴懲,豈有投票給他的道理?」(〈含淚投票和含淚不投票〉,2007年11月16日)

台灣如已獨立,說不必進行『獨立公投』,並無錯誤。陳水扁、蔡同榮也都主張台灣是已獨立的國家,卻反對人家放棄獨立公投,才是莫名其妙。」(〈曹興誠的算盤〉,2007年11月19日)

「為了選票,到處拿香跟拜的政客高談道德,就像配偶『族繁不及備載』的『北港香爐』在高談貞潔一樣。如果『與神棍共治』叫做『道德治國』,那『北港香爐』就是『良家婦女』了。」(〈與神棍共治叫做「道德治國」?〉,2007年11月20日)

「我的夢想是台灣獨立建國。我深信『假獨派』比『真統派』可惡,要予以嚴懲、拉下來,沒有反而推上去的道理。拉下『假獨派』時,怒髮衝冠,想渴飲其血,饑餐其肉,沒有流淚的道理。過問政治,要如怒目金剛,不能太溫良恭儉讓,更不能有婦人之仁,一把鼻涕,一把淚。」(〈含淚投票,政客偷 笑〉,2007年11月26日)

「台灣這種社會,婆婆媽媽一大堆。鴿子比老鷹受疼惜,比較有資源,老鷹餓得想飛也不起來。俗語說:『做惡做毒,騎馬轆酷。』我以前曾加一句:『敢哭敢跪,榮華富貴。』現在再加一句:『含淚投票,政客偷笑。』選舉奴隸含淚投票,那些把他們套牢的政客當然照樣躺著幹,吃香喝辣,珠光寶氣之餘,還笑這群 選舉奴隸笨到家。」(〈含淚投票,政客偷笑〉,2007年11月26日)

「民國38年的戒嚴,那種戒嚴是假戒嚴。林洋港說的戒嚴3%,那3%就是把你抓去判刑,其他人民還都很自由,通宵達 旦歌舞昇平。但是真正的戒嚴是軍管,還要宵禁,出版、言論自由都要受到控制,那是真正的戒嚴。以前38年的戒嚴祇有前幾年是真正的戒嚴,後面的都是為了統治方便。」(中央廣播電台《台灣好》,2007年11月28日)

「革命不一定是在野者的專利,執政者也可以做。法國的拿破崙稱帝、德國納粹的建立第三帝國及日本明治維新等,都是執政者利用執政的 優勢,從事革命之例。因此,我極力主張『獨派強人執政革命論』──以合法方式(如選舉、繼任等)取得行政權後,宣佈獨立。」(〈宣佈獨立,宣佈戒 嚴〉,2007年11月29日)

台灣要獨立建國,與其期待立法院綠營的席次過半,不如期待台獨強人領導的第三勢力取代民進黨,取得政權,宣佈獨立,宣佈戒嚴。」(〈宣佈獨立, 宣佈戒嚴〉,2007年11月29日)

「一個因逐鹿中原型的內戰而處於分裂分治狀態的國家,常出現兩個政府,因而有兩個政治領導人、兩個國會、兩個最高法院、兩支軍隊、兩種貨幣,甚至 兩面國旗、兩部憲法、兩個國號的情形,但絕非兩個國家。」(〈我和曹某如同水火〉,2007年12月12日)

「說台灣有所謂『總統』就是國家,這是笑話。我們建國廣場如把負責人改稱作『總統』,建國廣場就成為國家了嗎?」(〈我和曹某如同水 火〉,2007年12月12日)

獨派的我主張從事實上獨立、法理上統一的現狀基礎上,以宣佈獨立注意!不是獨立公投),進一步謀求法理上的獨立,變成純正的獨立(法理上獨立+事實上獨立),使台灣脫離中國,如韓國。」(〈我和曹某如同水火〉,2007年12月12日)

「入聯公投不是好事嗎?為什麼不是民進黨政府的政策?難道美國的國務卿一開罵,入聯公投就變成壞事了嗎?民進黨政府把入聯公投的責任推給人民,就 好像一個闖禍的小孩把責任推給別人一樣,可笑之至。」(〈入聯公投不是陳水扁政府的政策嗎?〉,2007年12月23日)

「謝長廷口口聲聲要『台灣維新』。但是,維新是去除舊價值、舊勢力,建立新價值、新勢力的大事業。沒有『雖千萬人,吾往 矣』的膽識,是無法成功的。一個不敢承擔責任,一受到美國的壓力,就自我否定、推卸責任的政客,如何『台灣維新』?」(〈入聯公投不是陳水扁政府的政策 嗎?〉,2007年12月23日)

「關心基層人士因奉獻台灣而受的苦難,比關心政客的選舉重要。如果我們只關心政客的當選與否,把金錢投入政客的選舉,而對基層人士因奉獻台灣而受 苦不聞不問,說將來會有人前仆後繼為台灣犧牲,我不相信。」(〈426事件義士即將受罰,請大家解囊相助!〉,2007年12月23日)

「台灣祇是事實上獨立,還不是國家,沒有主權。台灣內部的行政、司法、立法行為,包括入聯公投,都是地方割據狀態下的運作,不是對外行使國家主權 的行為。」(〈朝向法理台獨的一步法理台獨〉,20071230

2008

「絕不可因厭惡國民黨,而把希望寄託在民進黨這個爛黨之上。」(〈不忠不義的叛徒本來就要開除〉,2008年1月9日)

「民進黨勝選而不建國,有何意義?何必高興?」(〈恭喜大家,民進黨被教訓了!〉,2008年1月13日)

「我欣賞台聯向民進黨開戰,不表示我不欣賞台聯向國民黨開戰。」(〈台聯迎戰民進黨 當然值得讚賞〉,2008年1月14日)

「民進黨打死人,還要吃人肉。這種無情無義又不要臉的爛黨,讓它大敗一次(1/12)、甚至二次(3/22),絕對是好事。」(〈民進黨打死人, 還要吃人肉〉,2008年1月14日)

「民進黨常說台聯是兄弟黨,卻不甩台聯,以改變選舉制度為單一選區、策動台聯區域立委造反、空降藝人來跟台聯競爭、發動名嘴抹紅台聯、呼籲政黨票 不要給台聯等方式,掐死台聯,吃乾抹淨,不『留田角』給台聯。反觀泛綠名嘴口中『萬惡的』國民黨,尚且會以國民黨不提名、分票或收納入國民黨的不分區名單 等方式,『留田角』給兄弟黨親民黨、新黨、無黨聯盟。由這點看來,民進黨連萬惡的國民黨都不如。」(〈民進黨不「留田角」〉,2008年1月17日)

「流氓人數減半,每人的權力加倍,小流氓變成大流氓。一小群大流氓作惡,可能比減半之前的一大群小流氓嚴重。」(〈Fw: 流氓人數減半,仍是一群流氓〉,2008年1月28日)

「台灣和中國大陸都屬中國。中國的全名,台灣這邊叫做『中華民國』,中國大陸那邊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同一國。」(〈台灣與大陸在地圖上同色,宣布獨立才能改變〉,2008年2月2日)

「公民投票有必要,但要在宣布獨立、局勢穩定後行之,不宜在宣布獨立之前,除非有國際的維安保證;如沒有國際的維安保證,宣布獨立之前的公投很難 進行(未投先亂),且可能無法通過(人民無知或無膽)。」(〈回應黃先生——台灣與大陸在地圖上同色,宣布獨立才能改變〉,2008年2月2日)

「宣佈獨立,就像嬰兒出生時的聒叫聲,用以敬告天下。這是一翻兩瞪眼的事情,無法暗中進行、不讓人知,也無法投機取巧、矇混過關。」(〈回應黃先 生——台灣與大陸在地圖上同色,宣布獨立才能改變〉,2008年2月2日)

「我在傳台獨的福音,是突顯我的上帝(台獨真義理),不是在突顯我自己。耶穌傳教時,叫大家不要相信傳統教義,要信他的新約教義,是在突顯自己嗎?」(〈雪災阻礙台商回台過 節。活該!你謝長廷關心他們創蝦米?〉,2008年2月4日)

「我希望能遇到丟掉魚網(象徵舊思想,見馬太福音 4:20、馬可福音 1:18、路加福音 5:11)來跟隨、來發揚光大的彼得兄弟,少遇到一些被民進黨套牢的選舉奴隸。」(〈雪災阻礙台商回台過節。活該!你謝長廷關心他們創蝦米?〉,2008 年2月4日)

「如果馬英九當選真會出賣台灣,民進黨政府不立刻禁止或阻止馬英九參選,就是法律上或政治上失職;民進黨如果沒有失職,則所謂 『馬英九當選會出賣台灣』就是民進黨誇大的競選語言。2000年大選時,執政的國民黨說,如果陳水扁當選,中國就會犯台,台灣的年輕人就要戴鋼盔上前線; 但也祇是說說而已,並沒採取禁止陳水扁參選的行動;事後證明國民黨的說詞是誇大的競選語言,祇有國民黨的選舉奴隸才會相信它。綠營的選舉奴隸,醒醒吧!」(〈如果馬英九當選真會出賣台灣……〉,2008年3月11日)

獨派之中,濫情太多,智慧太少,鴿子太多,老鷹太少,菩薩太多,金剛太少,政客太多,義士太少,瘋選舉的人太多,狂台獨的人太少。因此造成台灣牛望台灣國,如犀牛望月,渺渺茫茫。」(〈迴避台獨的政客敗選,獨派該笑。哭什麼哭?!〉,2008年3月28日)

「民主不是萬靈丹。」(〈台灣還不是國家,傳統獨派別騙人!〉,2008年4月21日)

「民主不是台灣對付北京、統派的有效武器!台灣要激發台灣民族意識,產生獨派強人執政,霹靂領導,宣佈獨立,宣佈戒嚴;必要時,效法四十多年前古 巴的卡斯楚革命時,槍斃二百人,關二萬人。這才是對付北京、統派的有效武器!在 獨派強人執政之前,先認清台灣還不是國家,效法西藏人、法輪功人士,向北京抗爭,培養宣佈獨立、宣佈戒嚴的勇氣及膽識!少開像『台灣主權地位國際研討會』 這種請一些外國和尚來給膽小的台灣傳統獨派灌迷湯,自欺欺人、狗屁不通的會議吧!」(〈台灣還不是國家,傳統獨派別騙人!〉,2008年4月21日)

「獨派團體、獨派傳媒都欠缺主體性,老是跟著迴避台獨的民進黨政客團團轉。這群想辦報傳統獨派一向是民進黨的跟屁蟲,每遇選舉就在向民進黨政客 喊『凍蒜!凍蒜!』這群人辦報,對台獨運動沒什麼幫助。」(〈回應Ethen——台灣社要募款辦報〉,2008年4月23日)

「爛的傳統獨派挺爛的DPP,真正的獨派勢力就被塞住了,無法崛起。台灣獨立建國的前途可說渺渺茫茫。這是台灣的悲哀。」(〈回應Holmes ——看電視新聞會變智障的新證據!〉,2008年5月29日)

「民主可以使政客勝選取得政權,但很難用來獨立建國。」(〈回答長鎮——「法理台獨」是什麼碗糕?〉,2008年6月6日)

「陳水扁、謝長廷頭腦不清楚,執政八年,不知台灣地位如何,也不知如何建國。這可能跟他們的『國師』們頭腦不清楚有關。這些『國師』們,把『中華 民區之師』誤當成『台灣國之師』,有的還曾經是中華民區的『資政』、『國策顧問』。所謂『匪夷所思、荒腔走板、固執己見、走火入魔、不可救藥、捨本逐末、 離譜太遠、笑死人、荒誕』,應該是這種情形吧!」(〈答復青昭——「事實上國家」事實上不是國家〉,2008年6月8日)

「我爭故我在。」(〈「沒有一中前提的三通」是幻想〉,2008年6月12日)

「台灣本來就沒主權,不是原來有主權而於1992年時被掏空,或於馬英九主張『九二共識』時被掏空。」(〈否定台灣主權的馬英九沒有資格保釣 嗎?〉,2008年6月16日)

「台灣在國際上是一個『政治侏儒』,已經夠矮小了,目前沒有被矮化的問題,祇有要不要自己長高的問題。如果『一中』是陷阱,台灣早已在陷阱之中。 台灣目前沒有掉入陷阱的問題,祇有爬出陷阱的問題。」(〈自己不長高,不是被矮化〉,2008年8月5日)

「民進黨人的選舉大多是靠一張嘴而已。尤其是民進黨的政治明星,他們選舉時不但不必撒錢,還可以廣收捐款,藉此賺錢。選舉是他們的免本生意,可以 財源滾滾。哪一個民進黨頭人現在不是錢多多、肥卒卒呢?」(〈謝長廷、蘇貞昌、陳菊等人的「選舉結餘款」也要追究〉,2008年8月18日)

台灣獨立建國大業,不是請客吃飯,要有鐵血人物如俾斯麥的雄才大略才行。」(〈選舉掛帥,政客貪財〉,2008年8月19 日)

「選舉執政本來應該祇是台獨建國的手段,陳水扁等民進黨人卻把它當成目的。每遇選舉,為了爭取中間選民,都把台獨建國擺一邊。」(〈選舉掛帥,政 客貪財〉,2008年8月19日)

「選舉掛帥,政客不是戀棧,就是貪財。期望選舉掛帥的民進黨領導台獨建國,簡直是緣木求魚。」(〈選舉掛帥,政客貪財〉,2008年8月19日)

「陳水扁等民進黨人會如此腐化,這和獨派團體失去主體性,自願充當民進黨的附庸,一同捲入選舉有關。獨派大老在2000年陳水扁執政之後,大多隨 同陳水扁鑽進中華民區體制內分一杯羹;看到陳水扁淡化台獨,或只做台獨的表面功夫,也是寵溺再三,沒有盡到監督批判的責任。現在聽到陳水扁前總管把鉅款藏 在海外的消息,大老們搥胸跺足,傷心欲絕;有人破口大罵,叫陳水扁從地球上消失,有人甚至在媒體面前敲碎陳水扁的玩偶。獨派大老們,請先為以前錯誤的背書 道歉,再開口批扁吧!」(〈選舉掛帥,政客貪財〉,2008年8月19日)

「傳統獨派常喊:『台灣、中國,一邊一國!』那只是理想,不是現實。但因常常這樣喊,喊慣了,竟把理想當成現實,可說自欺欺人。自欺而欺人,喊爽 自慰一下也就罷了;現在還要告人,這不是『惡人』先告狀嗎?」(〈獨派控告馬英九「損害中華民國」,笑話!〉,2008年8月28日)

「最近大罵馬英九政府矮化台灣的綠營人士,你們怎麼沒有大罵美國『矮化』台灣?怎麼不到AIT去抗議呢?你們這些只會找題目搞藍綠對抗的爛貨,有 種去對抗美國啊!」(〈美國又說台灣不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2008年8月28日)

「建國廣場一向獨立自主,不依附政客,更不迷信政客。十多年前,我們就看破陳水扁及民進黨的腳手,加以批判,不遺餘力。」(〈親綠社團無恥,建國 廣場不齒〉,2008年9月3日)

「台灣的傳統獨派最可惡的地方就是一廂情願,把主觀意願猜測成客觀事實,自慰自爽,自欺欺人。美國不認為台灣屬於中國嗎?不可能。美國早已認定台 灣屬於中國。頭腦清楚的人不會輕信傳統獨派的錯誤消息。」(〈美要求馬政府不能暗示中國對台灣有主權?〉,2008年9月3日)

「傳統獨派最悲哀的地方就是分不清理想(未來)和現實(現在),常把主觀的意願(理想、未來)當作客觀的事實(現實、現在),自欺而欺人,甚至還 罵人,令人搖頭。」(〈馬總管「兩岸非兩國」的說法背離主流民意嗎?〉,2008年9月4日)

「台灣的社運團體一向沒有主體性,不是親藍,就是親綠,都喜歡跟政黨或政客團團轉。轉來轉去,社運團體的幹部變成明星,然後變成政黨吸收的政客, 棄社運而去。社運結果,祇是社運幹部出頭天,社運本身仍在原地打轉。君不見,社運的基層支持者三十年前上街頭,三十年後還是要上街頭。」(〈社運依附爛 黨,沒有好下場〉,2008年9月9日)

「社運依附國、民兩個爛黨,固然搏得愚民的掌聲;但掌聲過後,國、民兩個爛黨收割成果;社運會變成政治的花瓶,沒有好下場。」(〈社運依附爛黨, 沒有好下場〉,2008年9月9日)

台獨,台獨,多少的罪惡假汝之名而行!台獨居然變成陳錢總管貪腐的漂白劑。弊案纏身的陳錢總管高喊台獨,令人聯想到數年前殺人越貨的劉煥榮被執行槍決之前高喊『中華民國萬歲』的情景。一個殺人越貨的歹徒突然 戴上『愛國者』的面具,多麼突兀啊!」(〈台獨會被黑心政客喊衰〉,2008年9月12日)

「『中華民國萬歲』這句口號由真實的『中華民國』愛國者喊出,『中華民國』才能萬歲不絕。一個殺人越貨的死刑犯喊『中華民國萬歲』,這是『中華民國』的不幸。「中華民國」會被他喊衰。台獨也是如此。台獨運動者要潔身自愛,才有公信力,才能引起民眾的共鳴。『台獨萬歲』要由台獨的真實信徒喊出,才有 成功的希望。品性不佳的黑心政客喊台獨,會壞了台獨的名聲。如果台獨運動者盡是一群作姦犯科、投機貪財之流,民眾不退避三舍才怪。」(〈台獨會被黑心政客 喊衰〉,2008年9月12日)

「1994年以後,陳錢總管都是競選首長。為了爭取中間選民,他視台獨為票房毒藥,避之危恐不及。他在當台北市長、總管期間聲望較高時,避談台 獨,不給台獨加分。現在,『扁』腳畢露、聲譽掃地的他,為了自保,居然又高喊台獨起來了。這真是台獨的不幸。台獨會被他喊衰。陳錢總管把藏匿鉅款於海外之 事推給其妻,被罵『不像個男人』,壞了『男人』的名聲;他設詞狡辯,被罵『律師性格』,壞了『律師』的名聲;如今,他身陷弊案,又高喊台獨,壞了『台獨』 的名聲。身為『男人』、『律師』、『台獨』的我,可說臉上無光。」(〈台獨會被黑心政客喊衰〉,2008年9月12日)

「老兵已死,是戰鬥中陣亡,不是慢慢凋謝。」(〈老兵已死,不是慢慢凋謝〉,2008年9月20日)

「在探討台灣的領土主權的歸屬時,我們不能忽視六十多年來台灣人民同意中國佔領並擁有台灣的事實。我們甚至要重視這個事實,並認為這是論及台灣領 土主權歸屬的關鍵所在。不此之為,僅在一些歷史文件上咬文嚼字是沒有意義的。」(〈台灣屬於中國的理由〉,2008年9月23日)

「不同的政府,不一定就是兩個國家。一國發生逐鹿中原的內戰時,就有兩個政府。由台海兩岸有不同的政府,就認定有兩個國家,太天真。」(〈《短 評》一位被傳統獨派誤導的留學生〉,2008年9月26日)

「一粒老鼠屎會搞壞一鍋粥,但一包調味包也會使一碗泡麵香噴噴。問題不在粥或麵裡加不加東西,而在加什麼東西:是老鼠屎,還是調味包。陳水扁既然 曾是民進黨黨員及重要幹部,國民黨把他和民進黨連結,是很正常的;因此,問題不在連結,而在陳水扁是老鼠屎,還是調味包。如果陳水扁沒有貪腐,不是老鼠 屎,則國民黨怎麼連結民進黨,對民進黨也無傷;如果陳水扁不但沒有貪腐,而且是『台灣之光』,是調味包,則國民黨越連結,對民進黨越好。今天,國民黨把陳 水扁和民進黨連結的結果,既然對民進黨很傷,表示很多人認為陳水扁是老鼠屎、有貪腐。」(〈連結陳水扁或切割陳水扁〉,2008年9月30日)

「美屬派及傳統獨派的盲點之一,就是常把『理想』當『現實』,把『應然』當『實然』,把『主觀』當『客觀』。台灣的法律地位的現狀如何,人云亦 云,莫衷一是。標準答案在哪裡?在國際法院。我認定『台灣屬於中國』,是假設自己是國際法院的法官,以國際法的觀點,儘量客觀而作出的結論。」(〈台灣地 位如何,最好由國際法院提供諮詢意見〉,2008102

2009

「挺扁的人有兩種:得到扁的好處的,和沒有得到的。得到扁的好處的挺扁派,像投機的生意人;他們有小聰明,例如把陳水扁分剩的髒錢美化成『建國基金』,簡直把閱聽人當笨蛋。沒有得到扁的好處的挺扁派,是徹頭徹尾的笨蛋,居然笨到相信陳水扁分剩的髒錢是『建國基金』。得到扁的好處的挺扁派號稱要台獨,沒有得到扁的好處的挺扁派也號稱要台獨;投機者和笨蛋在一起搞台獨,台獨如果沒被搞死,算是天佑台灣。」(〈挺扁的人有兩種〉,2009年7月2日)

「陳水扁一下子把馬當仇敵,說馬追殺他;一下子又寫信給馬,稱兄道弟,請求恩賜。一下子怒斥蔡法官不公,要抗爭到底;一下子又泣求蔡法官放他出 去。一下子說馬干預司法、抄家滅族;一下子要馬干預司法,放他女兒一馬。一下子說吳淑珍惡搞,他都不知道;但知道後又不怒而離婚,反而表示夫妻恩愛如昔。這 傢伙顛三倒四,搖搖擺擺,真是無恥。」(〈答復JL──挺扁的人有兩種〉,2009年7月4日)

「我不是從2000年起大罵扁,我從1994年扁當選台北市長那天就開始罵了。我那時就看出他是投機政客,會毀掉台獨運動(現在看來,果真如 此)。我也看出投機的扁當選台北市長及投機的其他民進黨政客取得越來越多的政治版圖之後,台獨不是越來越有希望,而是越來越沒希望。罵真小人(統派)沒什 麼了不起,罵偽君子(假獨派)才是當務之急;罵敵人(統派)沒什麼了不起,罵內賊(假獨派)才是當務之急。因此,我用很多力氣去罵偽君子、內賊(假獨 派),力挽狂瀾。」(〈答復C──挺扁的人有兩種〉,2009年7月5日)

「台灣從來不是國家,祇有建國的問題,沒有亡國的問題;因此,不宜說『商女不知亡國恨』,而是『商女不知無國恨』。請注意,扁和扁蟲才是『商 女』,我不是。我是發怨嘆的台灣『杜牧』。」(〈答 復蔡榮聰醫師──挺扁的人有兩種〉,2009年7月6日)

「攘外之餘,也要安內。外鬥固然要內行,但內鬥也不能外行。人類歷史上成功的改革運動,不是沒有發生過內鬥,而是歷經內鬥而存活下去。禁不起內鬥 的改革運動,不足惜,可以包袱包一包──收攤。請注意,扁和扁蟲對於內鬥比我內行;他們聲勢浩大,吃定本土派;但我偏不信邪,『雖千萬人,吾往 矣』。」(〈答復蔡榮聰醫師──挺扁的人有兩種〉,2009年7月6日)

「1945年後的國民黨政權的可惡,充其量只會襯托先前的日本政權『不那麼可惡』,不會使日本政權變成『可愛』;同理,馬的可惡充其量只會襯托扁 『不那麼可惡』(其實,假台獨的扁比真統一的馬可惡一千倍),不會使扁變成『可愛』。因厭惡馬,而愛上扁的人,就是扁蟲──政客的奴隸,不可理喻,只配讓 我幹giau。」(〈答復蔡榮聰醫師──挺扁的人有兩種〉,2009年7月6日)

「挺扁的不是獨派,是投機派或笨蛋。批判挺扁的,不是分裂獨派。我沒能力,且不屑跟投機派或笨蛋搞所謂的『團結』。」(〈答復Eson Tsao──挺扁的人有兩種〉,2009年7月7日)

「我自認是『照笨鏡』,已經照到很多笨蛋。」(〈答復陳采葳──挺扁的人有兩種〉,2009年7月7日)

「歐、美、日本這些國家當然也有『笨蛋』。請注意,笨蛋也有兩種:『明智的笨蛋』和『糊塗的笨蛋』。自反而縮(對),且客觀上也縮(對),雖千萬 人吾往矣,這種是『明智的笨蛋』;歷史上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英雄屬於這種。客觀上不縮,卻自以為縮,仍執意要做,這種是『糊塗的笨蛋』。當然,屬於哪一 種笨蛋,有時很難判斷,需等待歷史的檢驗。」(〈答復賴漢生──挺扁的人有兩種〉,2009年7月8日)

「在台灣,似乎『糊塗的笨蛋』特別多;『明智的笨蛋』如鄭南榕、詹益樺者,少之又少。挺扁的笨蛋是『糊塗的笨蛋』。我藍綠都罵,藍綠都得 罪;尤其不去討好聲勢浩大的扁,為自己拿點好處,或為建國廣場募點捐款;而讓扁蟲們恨得牙癢癢,想要把我拆食入腹。因此,我也是笨蛋。但我是『明智的笨蛋』。」(〈答復賴漢生──挺扁的人有兩種〉,2009年7月8日)

「韓國的盧武鉉愧死,台灣的陳水扁茍活。我因此知道,為什麼第二次大戰結束後,同為 日本殖民地的韓國能馬上獨立建國,而台灣至今不能獨立建國。我也因此更堅信:扁蟲不滅,台獨無望。」(〈陳水扁應該被判決不受理〉,2009年9月13 日)

「現在的台灣法院,是國民黨和民進黨合夥開的;國民黨股份七成,民進黨三成;他們兩黨按時分配股利,可憐的是無黨無派的人。這由2005年民進黨 政府逮捕去桃園機場抗議連戰訪中的獨台會成員傅榮嵐等,移送判刑,可以看出。」(〈回應「看荒腔走板的藍綠對抗」〉,2009年10月16日)

「一個頭腦清楚的女孩不會因為失戀,而隨便找一個無賴結婚。同樣,一個頭腦清楚的台灣人不會因厭惡國民黨而愛上樂不思獨、用嘴騙票、無三小路用、 越來越腐化的民進黨。」(〈回應「看荒腔走板的藍綠對抗」〉,2009年10月16日)

「《蘋果日報》能登出『蘋論:台灣須根除八大迷思』這種文章,實屬難得。我不敢奢望它宣揚台獨;但它如能藍綠不甩,繼續扒糞,就值得一看 了。」(〈[時事分析] 蘋論:台灣須根除八大迷思〉,2009年10月16日)

「《自由時報》就越來越沒水準了。它雖有台灣意識,但長期配合傳統獨派,說台灣已是國家、有主權,也是誤導民眾、傷害台獨。這一年來,該報還以似 是而非的理由,全力挺扁,討好扁蟲。扁蟲爛文,有投必登,看不到幾篇有水準的文章。有良心的李筱峰教授在該報本來有專欄,但最近也沒看到他再投文。我已將近十年不花錢 訂閱紙本的《自由時報》,祇是上網查新聞時,順便瀏覽它的電子報。我現在看《自由電子報》,不是去吸取知識,而是去找一些反面教材,來作評論之 用。」(〈[時事分析] 蘋論:台灣須根除八大迷思〉,2009年10月16日)

「投機的社運人士愛找投機的政客如陳水扁之流背書,物以類聚,各取所需,但傷害了社運,社運永遠長不大。更可惡的是,投機的政客如陳水扁之流善 變,一看社運沒有利用價值(例如告美官司敗訴),就跟社運人士劃清界線,棄如蔽屣。台獨運動搞幾十年,搞不出明堂,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獨派人士愛跟投機的 政客跑,自願當投機政客的跟班。獨派人士有的分得一官半職,驕其妻妾;有的祇是『腳踏馬屎,傍官勢』,就得意洋洋;其實膚淺之至。」(〈[時事分析]姚嘉 文認為陳前總統被林志昇騙了〉,2009年10月17日)

 593-36-3b.jpg傅雲欽:笨蛋,關鍵在宣佈獨立!

(從維基百科轉載)

創作者介紹

臺灣國-Republic of Taiwan

TAIWANG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