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娘砲

 自馬惠帝在宮院內,被太監目睹與大臣行斷袖之癖之禮,一傳十,十傳百,傳進世間之民耳中,民方才瞭解原來其懦弱無能不是沒有原因,礙於帝之權勢,只得以世間一種身為雄馬,其聲卻發出雌馬之音的「馬娘砲」罵之。

 起初民普遍不知其意,然口耳相傳間,見人斥責生性如女,又與男子行曖昧舉止之男子,遂漸懂此意,於是每當馬惠帝有腦缺無能之舉時,民皆咒罵馬娘砲。

天龍人

 為外來語,源自太陽國圖書「魯夫傳」,特徵是頭戴魚缸,視民皆為其奴,性格囂張跋扈,然用語傳至大員島,遂被引用稱居島之北,北之一城「北柿」裡財大氣粗,皇親國戚,多重國籍等身世背景之民。

 天龍人不外乎,對支那國極高嚮往,生怨不能為支那人,死恨不得成支那魂。與官員關係盤根錯節,可能是裙帶關係,可能是利益夥伴,數之不清難以細說。視北柿之外,島之各地皆是蠻荒僻地,逢人皆說北柿好,不忘批鬥外地差。愛好奢侈品,非名車不開,非名牌不買,非豪宅不住。愛抄地皮,小至便所大至墓園。其性寫之不完,有好此道者請自深究。

狗鳴黨

 一種支那國原生藍狗,藍皮藍骨,生性好鬥,成群結黨,又經常群聚高聲鳴叫,早也叫,晚也叫,十分擾人,人遂皆稱狗鳴黨。後來繁殖甚多,並與支那北方的「青嘲犬」爭奪地盤,青嘲犬因被支部螈世凱出賣,遂向狗鳴黨投降,狗鳴黨便成支那第一大狗黨。

 好景不常,一群遠自帝俄,混有馬克思血緣之馬群,在支那國內生出「毛匪狗」,紅皮紅骨,其性比狗鳴黨有過之而無不及,兩狗黨互爭地盤,狗鳴黨屢戰屢敗,遂大舉渡海遷移到大員島,趕走佔據此島之「太陽貓」,又鎮壓島上特有種「大員黑熊」後,遂大量繁殖,根深蒂固的霸佔大員島。

 兩狗黨雖海之分隔,還是時常互丟狗屎導彈,之後「美朝鷹」介入,雙方遂停止爭鬥,其後遭受鎮壓大員黑熊,以及流亡海外大員黑熊組織「臺灣國」,合作起兵驅趕狗鳴黨,狗鳴黨嚇得趕緊向毛匪狗投降求饒,且請求支援,兩方爭戰數久,勝負依然未分。

藍蛆

 狗鳴黨對身體清潔非常厭惡,久而久之身上開始生蛆,蛆身體皆藍,繁殖力甚強,生得藍狗全身都是,藍狗一甩身,藍蛆遂變「藍蠅」,藍蠅便飛往大員黑熊身旁擾亂,用屎糞襲擊。

 藍蛆又好吸血,寄主藍狗一但被吸之殆盡,遂取而代之,不僅如此,若是於其他藍蛆不同寄主或血食不均等事,還會相互攻食,經由攻食中成長的藍蛆,會進而突變成「藍鶬」一鳥,此鳥善於聚眾,時常當藍狗開路先鋒。

台鶼

 大員島上一種原生比翼鳥,一但翅膀長出,便急速飛往支那國,生性陰險狡詐,無回鄉觀念,若非任務在身,不然誓死不回,又因長居支那國,需有強力靠山,便和支那原始魚類「匪鰈」過從甚密,甚至到結為連理,人見之皆怪呼「鶼鰈情深」。

 甚愛出賣大員島上其他鳥群,如誘之邊界,飛迅通知匪鰈,匪鰈再急傳給毛匪狗埋伏圍逮。分化拉攏,找某鳥群中懷才不遇,心中埋怨之鳥,使盡各種利誘手段,使之成為內奸,等無利用價值,再栽贓陷害將其出賣。手段甚多,敘述不完。

匪鰈

 支那國原生比目魚,全身皆紅,擅長潛伏變身,毛匪狗中一支部,經常受其命令,渡海至大員島,監視狗鳴黨舉動,後期因大員黑熊崛起,任務擴大到監控全島,然不只大員島,其也四處繁殖擴散至世界各地。

 因與來自大員島台鶼如膠似漆,人皆呼鶼鰈情深,時常出雙入對對付外族,也互相監視同類,收集其把柄,報之毛匪狗,鬥掉擋己晉升之路上的障礙,所以內部錯綜複雜,時而聯手時而內鬥。內幕黑暗,手段殘忍,點到為止。

公務猿

類人形猿類,喜好學習人行為舉止,某年猿中長老決議,讓族群全面進行文字教育,學成後皆參加大員島科舉,其後榜上有名者全為公務猿,民驚呼錯愕,遂群起抗議,馬惠帝連發十二道聖旨,斥責島民,自己不爭氣,何怪公務猿。

自此之後,上榜者皆為公務猿,然公務猿辦事效力極差,民若要請益辦事,不是百般刁難就是刻意退回,更有甚者,睡覺睡到自然醒,吃喝嫖賭樣樣行,若要考績評比時,裝模作樣為人形。其上司「官猿」更是技高一籌,公務雜事管它去,免錢下屬任我操,工程招標有何難,財團廠商稱兄弟。

螪人

 昆蟲界霸主,人身蟲面,身體肥碩,善於算計,拉攏利益關係,喜好聚集人類紙鈔錢幣,金銀珠寶等具有高價值的物品,拘無定所,有錢就是爹,有奶便是娘,也無國籍觀念,能賺大錢是祖國,撈無油水是鬼島。

大員島內存在螪人兩大分支群族,一為「紅海蟲」,蟲長為蟈台鳴,蟲長善於挑人,其最重要一點,肯為商行犧牲,就算是要其命,也要遵從,若是已利用殆盡,年老體衰,一律馬上辭退,若不從便外放。二為「台宿虫」,蟲長原是亡永蜻,然卻咽喉卡痰致死,遂由元老七人眾接班,此蟲善於排毒,大興高污染商行,排放出氣固液三體皆是劇毒,然每當被檢測時,皆是無毒無害。

政騍

 人形馬類,馬身人面,人類演化失敗,所出現的人馬異類,擅長言詞,妖言惑眾、言語洗腦、挑起鬥爭、黑白亂講,喜好聚眾高談闊論,在尋求人民支持時,愛開五花八門的支票,一但上其位,通通都是芭樂票,若被追究,不是說正在做,就是說他也做不到,為什麼針對我,難道,做不到有錯嗎?

 再者,原本該行使的是為民發聲的權利,通通變為結黨結派的特權,人民有冤我不見,有錢有勢急拜會,毫無利益推門外,能分錢財快進來,要是犯法被抓到,極力撇情開大絕,一哭冤枉無辜沒有罪,二鬧政治迫害遭誣陷,三咒發誓若有就去死。

鶥體

 人類突變種,鳥嘴長翅,突變前有許多特徵,講話語無倫次,喜愛到處亂跑,知識水準低落,四處抄襲文章,秘密跟蹤他人,高調唱自由度,騷擾平民百姓,芝麻小事大做文章,寫些無關緊要的評論,特徵甚多,敘述不完。

後來聚集在一起,自稱鶥體,有許多工作部門,如嘰者,喜愛四處亂跑,看到人發生災禍,便問,你現在感覺如何?你覺得傷口很痛嗎?房子燒掉的感覺是?再如狗仔,專門跟蹤名人行蹤,照片越火辣驚悚甚好,最好是能引發衝突,不知隱私權為何物。

 

馬娘砲

 

自馬惠帝在宮院內,被太監目睹與大臣行斷袖之癖之禮,一傳十,十傳百,傳進世間之民耳中,民方才瞭解原來其懦弱無能不是沒有原因,礙於帝之權勢,只得以世間一種身為雄馬,其聲卻發出雌馬之音的「馬娘砲」罵之。

 

起初民普遍不知其意,然口耳相傳間,見人斥責生性如女,又與男子行曖昧舉止之男子,遂逐漸懂此意,於是每當馬惠帝有腦缺無能之舉時,民皆咒罵馬娘砲。

 

天龍人

 

為外來語,源自太陽國圖書「魯夫傳」,特徵是頭戴魚缸,視民皆為其奴,性格囂張跋扈,然用語傳至大員島內,遂被引用稱居島之北,北之一城「北柿」裡財大氣粗,皇親國戚,多重國籍等身世背景之民。

 

天龍人不外乎,對支那國極高嚮往,生怨不能為支那人,死恨不得成支那魂。與官員關係盤根錯節,可能是裙帶關係,可能是利益夥伴,數之不清難以細說。視北柿之外,島之各地皆是蠻荒僻地,逢人皆說北柿好,不忘批鬥外地差。愛好奢侈品,非名車不開,非名牌不買,非豪宅不住。愛抄地皮,小至便所大至墓園。其性寫之不完,有好此道者請自深究。

 

狗鳴黨

 

一種支那國原生狗,藍皮藍骨,生性好鬥,成群結黨,又經常群聚高聲鳴叫,早也叫,晚也叫,十分擾人,人遂皆稱狗鳴黨。後來繁殖甚多,並與支那北方的青嘲犬爭奪地盤,青嘲犬因被支部螈世凱出賣,遂向狗鳴黨投降,狗鳴黨便成支那第一大狗黨。

 

好景不常,一群遠自帝俄,混有馬克思血緣之馬群,在支那國內生出毛匪狗,紅皮紅骨,其性比狗鳴黨有過之而無不及,兩狗黨互爭地盤,狗鳴黨屢戰屢敗,遂大舉渡海遷移到大員島,趕走佔據此島之太陽貓,又鎮壓島上特有種大員黑熊後,遂大量繁殖,根深蒂固的霸佔大員島。

 

 

藍蛆

 

台鶼

 

匪鰈

 

公務猿

 

軍魜

 

教獅

 

妓者

創作者介紹

臺灣國-Republic of Taiwan

TAIWANG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